首页美食食谱 › 网络直播平台高价挖人乱象调查:互挖墙脚成竞争常态

网络直播平台高价挖人乱象调查:互挖墙脚成竞争常态

图片 1

近日,斗鱼直播平台所属公司与知名主播曹海(网名:蛇哥colin)的合同纠纷吸引诸多关注,斗鱼直播平台所属的公司除了要求法院判令曹海继续在斗鱼平台进行直播外,还需向斗鱼平台所属公司支付违约金约1.5亿元。

图片 2

如今,网络直播非常火爆,在经过这几年的迅速发展,网络直播行业的格局已经形成。一些人气颇高的大主播更是直播行业的抢手货,甚至出现了天价挖人,也有网络主播因拒赔违约金而被拘留,这也引起了网络直播行业的争议。

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多家直播平台均发生主播违约事件,随之引发的合同纠纷,往往以主播赔偿天价违约金告终。直播行业内部人士告诉北青报记者,主播在行业内流动性很高,有的直播平台会为挖来的“主播”支付违约金。也有主播称,跳槽后,发现新入职的直播平台没能兑现代自己支付违约金的承诺,“要交的违约金比在原平台挣的钱还要多”。

自网络直播兴起以来,各大直播平台就备受资本青睐。经过几年的发展,网络直播行业的格局已经形成。以斗鱼、虎牙为首的几大头部平台牢牢占据了大部分市场,而随着虎牙的成功上市,“中国游戏直播第一股”的诞生,虎牙风光无限。

以斗鱼、虎牙为首的几大头部平台牢牢占据了大部分市场,而随着虎牙的成功上市,“中国游戏直播第一股”的诞生,虎牙风光无限。不过,在映客、斗鱼等平台的上市狂欢背后,一些直播从业者似乎忘记了直播行业乱象丛生的问题。近日一则关于网络主播因拒赔违约金而被拘留的消息,又引发了关于网络直播行业的争议。

现象

不过,在映客、斗鱼等平台的上市狂欢背后,一些直播从业者似乎忘记了直播行业乱象丛生的问题。近日一则关于网络主播因拒赔违约金而被拘留的消息,又引发了关于网络直播行业的争议。

互挖墙脚成竞争常态

名主播“跳槽”

互挖墙脚成竞争常态

媒体报道显示,此次被拘留的女主播“入江闪闪”原为触手TV人气颇高的主播。离开老东家之后,“入江闪闪”便跳槽到虎牙成为其平台主播。随着主播“入江闪闪”被拘留,网络舆论四起。

被平台索赔上亿元

媒体报道显示,此次被拘留的女主播“入江闪闪”原为触手TV人气颇高的主播。离开老东家之后,“入江闪闪”便跳槽到虎牙成为其平台主播。随着主播“入江闪闪”被拘留,网络舆论四起。

“事实上,在网络直播行业,主播跳槽和平台帮助主播支付违约金都不是一件新鲜事。不过,因为违约金的事情被拘留,这在网络直播行业的确是首例。”从事网络主播经纪人行业的白讯(化名)对记者说,目前尚不清楚虎牙究竟有没有对“入江闪闪”的违约金作出赔付行为。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公布了斗鱼直播所属公司、武汉鱼行天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鱼行天下公司)与知名90后游戏主播曹海(网名:蛇哥colin)合同纠纷一案的一审民事裁定书。

“事实上,在网络直播行业,主播跳槽和平台帮助主播支付违约金都不是一件新鲜事。不过,因为违约金的事情被拘留,这在网络直播行业的确是首例。”从事网络主播经纪人行业的白讯对记者说,目前尚不清楚虎牙究竟有没有对“入江闪闪”的违约金作出赔付行为。

在受访的业内人士看来,此次事件给整个网络直播行业敲响了警钟。长期出现的高价挖人乱象如果再不解决,或将成为网络直播行业未来发展的最大拦路虎,影响主流网络直播平台的后续发展。

裁定书中介绍,2017年9月1日,鱼行天下公司与曹海签订了合作协议,该协议约定,曹海在鱼行天下公司指定的在线解说平台进行直播解说,协议期限至2022年8月31日,每年合作基础费用为1029万余元。

在受访的业内人士看来,此次事件给整个网络直播行业敲响了警钟。长期出现的高价挖人乱象如果再不解决,或将成为网络直播行业未来发展的最大拦路虎,影响主流网络直播平台的后续发展。

为什么这么说?白讯告诉记者,随着网络直播行业发展,主播与平台的关系正在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化,“虽然主播目前依然还是直播平台最优质的资产,但平台需要把握好平台与主播之间的关系平衡,一味抬高主播的方式将难以持续”。

同时,该协议约定,曹海未经鱼行天下公司书面同意,不得在新闻媒体在场的情况下发布任何言论或接受任何采访,且不得作出损害斗鱼直播平台及斗鱼直播平台产品形象的言论或行为。在任何情况下,未经鱼行天下公司书面同意,不得单方提前解除本协议。若曹海违反以上约定,原告有权要求被告曹海向原告支付违约金3000万元。

为什么这么说?白讯告诉记者,随着网络直播行业发展,主播与平台的关系正在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化,“虽然主播目前依然还是直播平台最优质的资产,但平台需要把握好平台与主播之间的关系平衡,一味抬高主播的方式将难以持续”。

直播平台一直以来都非常倚重头部主播,因为能为平台带来丰厚的利润,这无疑是直播平台相互挖人的起因。

然而鱼行天下公司在起诉书中称,2018年1月,被告曹海先后4次通过注册认证账号“蛇哥colin”的微博发布“遭平台欠薪”等内容,并宣称自己“不再是某鱼主播了”。

直播平台一直以来都非常倚重头部主播,因为能为平台带来丰厚的利润,这无疑是直播平台相互挖人的起因。

在直播平台家常便饭式的挖人大战中,最受争议的一个话题莫过于主播跳槽后的天价违约金,这也是“入江闪闪”被拘留的问题所在。

鱼行天下公司称,曹海的违约行为给鱼行天下公司造成了重大损失。据裁定书介绍,鱼行天下公司最初向法院提出的诉讼请求为,判令曹海继续履行与原告签订的合作协议,并向鱼行天下公司支付违约金3000万元等。但2018年9月,鱼行天下公司向法院提出申请,将违约金变更至约1.46亿元。

在直播平台家常便饭式的挖人大战中,最受争议的一个话题莫过于主播跳槽后的天价违约金,这也是“入江闪闪”被拘留的问题所在。

“一般情况下,粉丝不一定会在固定的平台观看直播,更多的是跟着自己喜欢的主播转换平台,以至于挖主播意味着挖用户,从而给平台带来华丽的业绩。”目前在北京经营主播经纪培训业务的胡云晓说,“一个主播的去留可能会带来300万至400万的下载量或者卸载量。而这些用户和下载量正是各大直播平台最看重的东西。与这样庞大的流量和下载量相比,主播动辄上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签约费似乎也就稀松平常了。”

对此,斗鱼直播的公关表示,目前不方便对外评论该事件。北青报记者试图联系曹海,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一般情况下,粉丝不一定会在固定的平台观看直播,更多的是跟着自己喜欢的主播转换平台,以至于挖主播意味着挖用户,从而给平台带来华丽的业绩。”目前在北京经营主播经纪培训业务的胡云晓说,“一个主播的去留可能会带来300万至400万的下载量或者卸载量。而这些用户和下载量正是各大直播平台最看重的东西。与这样庞大的流量和下载量相比,主播动辄上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签约费似乎也就稀松平常了。”

不过,曾经看似顺理成章的事情,在各大平台疯狂挖角之下也开始出现变化。

内幕

不过,曾经看似顺理成章的事情,在各大平台疯狂挖角之下也开始出现变化。

白讯告诉记者,过去,从其他平台挖到一个有影响力的主播,直播平台很快就可以获得大量用户,这直接诱发了平台高价挖人的行为。不过,由于各大平台挖人行为越来越频繁,主播身价只会提升很难下降,平台挖主播的成本也快速提升,由此也出现了很多主播的身价与效果不成正比的情况。“这样一来,高价挖人反而成为行业毒瘤,不仅加大平台的运营成本,还给主播带来非常不好的影响。因为主播恶意跳槽这种行为并不值得提倡”。

竞争激烈互挖墙脚

白讯告诉记者,过去,从其他平台挖到一个有影响力的主播,直播平台很快就可以获得大量用户,这直接诱发了平台高价挖人的行为。不过,由于各大平台挖人行为越来越频繁,主播身价只会提升很难下降,平台挖主播的成本也快速提升,由此也出现了很多主播的身价与效果不成正比的情况。“这样一来,高价挖人反而成为行业毒瘤,不仅加大平台的运营成本,还给主播带来非常不好的影响。因为主播恶意跳槽这种行为并不值得提倡”。

风光褪却尽是发展危机

天价违约金并非个例

风光褪却尽是发展危机

曾有资深业内人士透露:“一个直播平台想要培养好一名头部主播只需要搭上几百万元的市场费用即可,而相比之下,挖来一个竞争对手的头部主播,没有8位数肯定是下不来的。”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随着游戏直播行业的发展,不少游戏主播成了“网红”,主播在直播平台间“跳槽”引发的违约纠纷,法院往往判决主播违约,其违约金常常让网友惊呼“天价”。

曾有资深业内人士透露:“一个直播平台想要培养好一名头部主播只需要搭上几百万元的市场费用即可,而相比之下,挖来一个竞争对手的头部主播,没有8位数肯定是下不来的。”

“这样频繁的挖角无论是对平台还是对整个行业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恰如饮鸩止渴。”白讯说。

2018年11月,广州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确认江海涛需向虎牙公司支付违约金4900万元,并承担案件受理费等40余万元。一审法院广州市番禺区法院曾在判决书中表示,竞争平台为挖来的主播承担律师费、违约金等情况普遍,“本案可能有同样情况”。

“这样频繁的挖角无论是对平台还是对整个行业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恰如饮鸩止渴。”白讯说。

“这个乱象必须要解决,未来直播行业真正比拼的还是良性竞争能力,要通过一些好的内容和主播留住活跃用户。”胡云晓说。

北青报记者从多名游戏直播人士处了解到,番禺区法院所说的竞争平台为违约主播承担律师费、违约金等的情况确实存在。

“这个乱象必须要解决,未来直播行业真正比拼的还是良性竞争能力,要通过一些好的内容和主播留住活跃用户。”胡云晓说。

而除了大平台之外,各种网络直播工作室(有的又称家族或者公会——记者注)也是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试图分羹网络直播市场。

主播刘万鑫曾被熊猫直播起诉索赔3000万元,2019年1月2日中午,刘万鑫在其微博中回复称,“感谢老东家的栽培,曾经我那么爱你,奈何被现实击溃,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具体待法院裁决,同时,感谢新东家给我提供的法律援助及所有赔偿”。

而除了大平台之外,各种网络直播工作室也是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试图分羹网络直播市场。

“分两种,一种线上,一种线下。线上的工作室属于前期投资小、人员成本低,采取轻资产重数量的模式,更多的时候还需要靠一点忽悠才能够立足。这种工作室初期投资很小,基本上配置一部手机、一台电脑,让几个略懂直播或者爱好看直播的朋友帮忙转发朋友圈即可,主要业务来源靠朋友圈,类似微商的模式。”白讯说,这种模式的好处在于成本低、传播数量快、不分地域等。但是坏处也十分明显,工作室对主播或者经纪的掌控力度偏弱,“除非有死心塌地愿意跟着你的,不然很容易墙倒众人推”。

2日下午,北青报记者从熊猫直播的相关人士处了解到,之所以将主播刘万鑫告上法庭,是因为刘万鑫与熊猫直播的合同还在有效期内,却违约从熊猫直播跳槽至第三方平台。3000万的索赔金额是依据合同约定的违约金额而定。

“分两种,一种线上,一种线下。线上的工作室属于前期投资小、人员成本低,采取轻资产重数量的模式,更多的时候还需要靠一点忽悠才能够立足。这种工作室初期投资很小,基本上配置一部手机、一台电脑,让几个略懂直播或者爱好看直播的朋友帮忙转发朋友圈即可,主要业务来源靠朋友圈,类似微商的模式。”白讯说,这种模式的好处在于成本低、传播数量快、不分地域等。但是坏处也十分明显,工作室对主播或者经纪的掌控力度偏弱,“除非有死心塌地愿意跟着你的,不然很容易墙倒众人推”。

至于线下的工作室,由于涉及办公场地、宽带成本、直播间装修、人员开支等,其初期投资不少。按照白讯的经验,最便宜的也需要30万元左右。不过,线下工作室的好处在于,利于本地主播面试,增加应聘主播的信心和归属感。“也利于平台的访问人员参观和考察,拿到更有利的平台优势资源等。短处则是,平时开销较大,资金链不够充分的时候会有流失主播的可能性,管理不善的情况下还会有主播之间勾心斗角抢房间的事情发生。”白讯说。

熊猫直播相关人士表示,直播主播的流动性很高,行业内竞争激烈,“有很多主播都有经纪公司,同时一个成功的主播有各种机会,所以跳槽也是很正常的事”。

至于线下的工作室,由于涉及办公场地、宽带成本、直播间装修、人员开支等,其初期投资不少。按照白讯的经验,最便宜的也需要30万元左右。不过,线下工作室的好处在于,利于本地主播面试,增加应聘主播的信心和归属感。“也利于平台的访问人员参观和考察,拿到更有利的平台优势资源等。短处则是,平时开销较大,资金链不够充分的时候会有流失主播的可能性,管理不善的情况下还会有主播之间勾心斗角抢房间的事情发生。”白讯说。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些小平台要想活下去,也要靠各种套路。

埋雷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些小平台要想活下去,也要靠各种套路。

比如,看直播的人几乎都会发现,往往只有少部分主播的流量特别突出,而80%的主播流量很一般,甚至很惨淡。

为诱人条件不惜违约

比如,看直播的人几乎都会发现,往往只有少部分主播的流量特别突出,而80%的主播流量很一般,甚至很惨淡。

“这里面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便是很多平台都是由几个大公会捆绑而成。在一般情况下,公会做大了,主播培养的不错了,自然会去抱某个平台的大腿,平台也需要这样的公会帮忙进行内容输出和管理主播,所以也会自然而然地给这些公会更多的曝光和优待。甚至有些公会是在平台建立之初就已经达成合作关系,从平台公测开始就进入,随着平台的成长而慢慢越大。”胡云晓告诉记者,做平台是个烧钱的活儿,尤其对于那些小平台来说。小平台指的是那些无自我研发能力,靠购买成套代码继而改头换面做一个手机直播App的平台。为了吸引人气,这些小平台都会用给主播发放高额底薪的形式吸引公会和个人主播入驻。但是,平台也并不傻,花钱吸引主播来,主播也需要达到一定的时长才可以在月末拿到约定的底薪。这也就可以解释目前的一种现象——有些小平台明明人流量很低,但还是有家族入驻,并且主播的直播时长都很长。

名利落空反背巨额赔偿

“这里面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便是很多平台都是由几个大公会捆绑而成。在一般情况下,公会做大了,主播培养的不错了,自然会去抱某个平台的大腿,平台也需要这样的公会帮忙进行内容输出和管理主播,所以也会自然而然地给这些公会更多的曝光和优待。甚至有些公会是在平台建立之初就已经达成合作关系,从平台公测开始就进入,随着平台的成长而慢慢越大。”胡云晓告诉记者,做平台是个烧钱的活儿,尤其对于那些小平台来说。小平台指的是那些无自我研发能力,靠购买成套代码继而改头换面做一个手机直播App的平台。为了吸引人气,这些小平台都会用给主播发放高额底薪的形式吸引公会和个人主播入驻。但是,平台也并不傻,花钱吸引主播来,主播也需要达到一定的时长才可以在月末拿到约定的底薪。这也就可以解释目前的一种现象——有些小平台明明人流量很低,但还是有家族入驻,并且主播的直播时长都很长。

实名制与黑名单能否终结网络直播乱象

游戏主播小泉(化名)告诉北青报记者,此前他在国内一知名直播平台从事游戏直播,积累了一定的人气后,一家直播平台的工作人员给小泉开出了“极为诱惑”的条件。“我当时在原直播平台的工资大概每个月五六千元左右,他当时给到一个月2万元。”小泉告诉北青报记者,除高工资外,该平台还承诺会在主页上给他安排“推荐位”,这对提高他的人气有极大的帮助,“网络直播看的就是人气,所以这个条件对我很有吸引力”。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巍

对于小泉与老东家的合同问题,该直播平台工作人员也答应“会为他解决”。2017年,小泉“跳槽”到新平台,并签订了为期一年的合同。随后,原直播平台将小泉告上法庭。2018年11月,法庭认定他需赔偿原平台约75万元违约金。而小泉表示,自己直播生涯至今的总收入还不到20万元,他短时间内根本无力支付这笔赔款。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 赵占领

不仅如此,小泉“跳槽”后在新平台的日子也不好过,当时来游说他的工作人员已经离职,承诺给他的种种待遇也没有兑现,他在新平台的人气和原来相比不但没有提高,反而下滑了不少,最终达不到考核标准。一年合同到期后,新平台决定不再和他续约。

记者:近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下发《关于加强网络直播服务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部署各地各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强网络直播服务许可、备案管理,强化网络直播服务基础管理,建立健全长效监管机制,大力开展存量违规网络直播服务清理工作。这被看作近两年来又一记监管重拳。

小泉告诉北青报记者,如今他就职一家规模较小的直播平台,他希望能通过直播挣钱还清赔偿金。

朱巍:2017年年底以来,相关部门持续对网络直播间进行治理,对一些违法违规的主播作出了禁播等处罚。其间,网信部门、文化管理部门将一些主播列入黑名单。不过,现实情况也反映出一个问题,那就是相关管理规定还不够。所以,此次六部门出台了“通知”。

声音

记者:“通知”要求落实用户实名制度,建立主播黑名单制度。有人认为,实名制、黑名单及其他监管措施的提出,意味着网络直播的严监管时代已经到来。

主播应提高法律意识

朱巍:对于网络直播的监管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是依法治网,按照法律治理网络直播,法律是底线;第二方面是实名制,实名制是网络直播规范的基础,没有实名制就没有黑名单,没有实名制就无法对主播和用户进行管理。

遵守契约精神

需要注意的是,此次“通知”的出台有个大背景,就是相关法律法规相继实施。比如,《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自2016年12月起实施、网络安全法自2017年6月起实施、《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自2017年10月起实施。相关法律法规实施后,有关部门在2017年下半年对互联网直播行业进行整治。然而,相关部门在治理过程中发现,互联网行业出现的一系列问题光靠平台治理、自律是解决不了的。所以,现在要用他律的方式加强监管,相关部门管平台,平台管主播。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直播平台和主播之间签订的合作协议往往并不属于劳动合同,平台和主播之间也并非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之间的关系,故不能适用劳动法的规定。

赵占领:最核心的问题是管理会越来越严。比如,用户实名认证、对信息进行监察、对违法信息进行处置,这些都将越来越严。不过,这些问题在以前都有相关规定,这次再次作出强调,其效果如何还要看实际执法力度。

所谓“主播违约”,主要是指主播违反了其与直播平台签订的竞业限制约定条款。主播单方面解约,平台有权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

充分运用权限协同管理

北京明航律师事务所律师戚连峰认为,法院之所以支持直播平台提出的高额赔偿,与直播平台对主播的投入相关。“从我之前接手的案子来看,把一名主播从‘素人’培养成知名主播,平台方面会投入巨资。”戚连峰说,这就是为何法院会支持高额赔付的原因。

近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下发《关于加强网络直播服务管理工作的通知》,部署各地各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强网络直播服务许可、备案管理,强化网络直播服务基础管理,建立健全长效监管机制,大力开展存量违规网络直播服务清理工作。

对于主播不顾合同违约跳槽,韩骁表示,不少主播在广大青少年中有一定的影响力和知名度,更应洁身自好,诚信做人。他同时表示,主播一方面应该提高自身的法律意识,积极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但另一方面,主播们也应遵守基本的契约精神,避免因为违约给自己带来巨大损失。

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负责人介绍,通知首次明确了行业监管中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应用商店等的各自责任,推动互联网企业严格履行主体责任。

文/本报记者 屈畅 王天琪 实习生 施世泉

通知突出对网络直播行业的基础管理,细化了直播行业相关规定的执行标准,将成为“扫黄打非”部门建立完善直播行业长效监管机制的有力举措,有效防范直播领域各类有害信息的出现、传播。

核心提示

通知要求,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向电信主管部门履行网站ICP备案手续,涉及经营电信业务及互联网新闻信息、网络表演、网络视听节目直播等业务的,应分别向相关部门申请取得许可,并于直播服务上线30日内按照有关规定到属地公安机关履行公安备案手续。

焦点数字:本案中,原告要求法院判令曹海继续在斗鱼平台进行直播外,还需向斗鱼平台所属公司支付违约金约1.5亿元

通知强调,为直播平台提供网络接入服务的企业,不得为未履行ICP备案手续、未取得相关业务许可的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提供网络接入服务。应用商店不得为未履行ICP备案手续、未取得相关业务许可的网络直播平台提供APP软件分发服务。

律师说法:主播一方面要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也应遵守契约精神,避免因为违约给自己带来巨大的损失

网络直播有两种认证制度,第一种是针对用户的实名认证制度,目前通过手机实名制就可以实现;第二种是针对有直播权限的主播的实名认证,他们的实名不能仅用手机实名,还要进行身份信息的验证。

(责任编辑:单征宇)

现在还存在一个情况,有些用户会转化成网络直播。对于这种情况,大的平台会进行重新认证,但一些小平台则没有很好落实。另外,当一些大平台面临六七亿用户时,实名认证的过程也会变得更加困难。

实名认证需要一个过程逐渐完成。不过,就落实实名认证来说,不管是大平台还是小平台,都必须完成。

推荐阅读:

>>>网络直播实名制:全面扫黄打非,黄播低俗内容将被拉黑!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永利402com官方网站 http://www.jiujiayouxing.com/?p=1192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